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藝術 > 民俗

一段關于漢中家訓的美麗傳說

2018-12-19 點擊: 來源: 漢中日報 作者: 段紀剛
摘要:傳說,很古的時候,上水渡有一戶延姓人家,全家4口人,夫婦兩口,還有雙胞胎女兒,老大叫延娟,老二叫延娛。全家秉承著老祖宗留下的“忠厚善良、為人仗義,居家行孝、幫助鄰里,癡情專一、勇于擔當”的家訓家風,小日子倒也過得紅紅火火,有條不紊,受到過他們接濟的鄰里鄉親對他家贊譽有加。

 聽說,漢水女神的故事就發生在漢江的上水渡,七月酷暑,擋不住我們前去采訪的腳步。

上水渡在漢水上游的漢臺區與南鄭區之間,是昔日漢江上游的一處古渡口,位于今日漢江之上龍崗大橋的位置。傳說,很古的時候,上水渡有一戶延姓人家,全家4口人,夫婦兩口,還有雙胞胎女兒,老大叫延娟,老二叫延娛。全家秉承著老祖宗留下的“忠厚善良、為人仗義,居家行孝、幫助鄰里,癡情專一、勇于擔當”的家訓家風,小日子倒也過得紅紅火火,有條不紊,受到過他們接濟的鄰里鄉親對他家贊譽有加。一條大江之上,有口皆碑。

孿生姐妹二人因母親去世早,便日日跟著父親出河捕魚,以維持生計。雖然辛苦了些,但是良好的家風使全家上下如沐春風,常聞歡歌笑語不斷;父女情深,父愛如山,女孝似海,讓眾鄉親羨慕不已。讓鄉親驚羨的更有二位孿生姐妹的花容月貌與能說會道。上點年紀的村民說,延家那兩位女子是水中的水神轉世;年輕的后生則說,延家的姑娘是天上下凡的仙女。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忽一日,漢江之上狂風怒號,濁浪排空,正在漢江之上捕魚的延家三口遭了難。船桅桿被折斷了,漁船被礁石撞破而沉到江底。打魚人雖然水性大都很好,但也經不住如此惡劣的天氣。為了救兩個女兒,老人家卻被風浪無情地卷走了。姐妹兩人哭天號地,捶胸頓足,沿江尋找老父親。然而,萬里尋父好幾年,最終沒有結果,鄉親們也就再沒見姐妹二人歸家。多年之后,她們歸來了——一身素衣,姐攜簫、妹擁劍,有漁民看到,她們常常在漢水之濱吹簫舞劍。特別是在月明星稀的夜晚,或在漢水灘涂之上,或在漢水江石之間,或在江流碧波之上,裊裊簫音,綽綽劍影。還有漁民看到,當他們出江捕魚撞上風浪之時,就有兩位白衣女子在幫助他們擺脫險境;當他們的漁船擱淺之時,就有兩位白衣女子幫他們駛離淺灘;捕魚晚歸之時,漁民就發現有兩位白衣女子在前方給他們照明;捕魚收成不好的季節,就有漁民發現有兩位白衣女子從遠處趕來魚群……啊,有救星排憂解難!可眾人近身探究,卻不見人影。于是,鄉親們奔走相告,頂禮膜拜,奉二位白衣女子為神明。

漢水女神!人們就這樣叫開了。鄉親們說,這兩位行俠仗義的白衣女子就是當年接濟過我們的延家老頭子的兩個丫頭,那俏身段,那俊模樣,那又甜又脆的笑語,那親和賢淑的品行,真的與延老頭養育調教出的雙胞胎一模一樣嘛。

眾鄉親說,延家孝順善良的丫頭尋找父親遺體而不得,便在漢江水下為父親的靈魂守孝。除此而外,其職責就是保一方太平,巡江安民。

我站在上水渡龍崗大橋上西顧,感慨連連。漢水淼淼,暮靄沉沉,后人給漢水女神修祠建廟的“孤山”近在咫尺,若隱若現。孤山又稱“漢廟堆”,附近江段古稱為漢水女神所游之處。《詩經·周南·漢廣》上寫道:“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漢有游女,不可求思。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詩經》是我國古代的第一部詩歌總集,它是記載漢水女神最早的資料。“游女”說的就是“漢水女神”,而“周南”就是“漢中”在周代的稱謂。《漢廣》篇就反映了發生在周代周昭王之時的重大政治事件,并明確指出有求之而不可得的漢水女神(游女)在社會上已被廣泛傳頌,有求之而不可得的漢水女神曾在漢中所在地的漢江上游活動。漢廟堆漢水女神廟中香火燃燒了幾千年,其青煙不絕,將周昭王身邊的兩名女子和老漁夫的孿生女兒緊緊地纏繞在一起,兩對女子皆稱延娟、延娛,只不過面對的一個是君王,一個是庶民百姓;兩對女子皆為俠肝義膽、宅心仁厚、善良忠誠、癡情專一,只不過面對的一個是伴侶,一個是父親。人性是相通的,優良的品德可以惠及彼此,可以惠及不同的人群和不同的社會。

優秀的漢中家訓,同樣惠及了作為漢中漁家女的延娟、延娛,惠及了延娟、延娛的化身——漢水女神。

我思忖,優秀的漢中家訓不正如滔滔之漢江水嗎?繼往開來,蕩古滌今。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梦幻新区飞升如何赚钱